感谢访问信阳市中心医院网站,
来院路线 | 总值班电话:0376-6251502

所在位置:网站首页 > 医院动态 > 浏览

在隔离病房的日子

2020-02-16 信阳市中心医院宣传办
 
        信阳市中心医院RICU主任易浩宇于2月12日下午,从新冠肺炎定点医院隔离病房换防休整,进行为期14天的医学观察。

 
        躺在宾馆柔软舒适的床上,易浩宇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他说,一觉醒来,眼一睁的本能反应,就是从床上跳起来向病房奔去。看到房门,才觉醒,原来自己已经离开了隔离病房……
        1月22日,还差两天就是春节了,易浩宇主任与中心医院同仁一行10人,临危受命,奔赴市传染病医院救治新冠肺炎感染患者。
      那一天,易主任至今历历在目。他是中午1点多接到紧急通知,要求下午4点必须准时出发。在第一时间,他没有回家与家人告别,而是在病房里交接住院患者的情况。在安排好科室的具体事宜后,他才给爱人打了个电话。他的爱人李莉,是中心医院心血管内科的一名护士。易主任说,打这个电话时,他的心情很复杂,因为是医院双职工,平时各自忙碌着,这个春节又要在隔离病房过了,心里很愧疚,对双方父母对孩子的愧疚。在听到爱人说,你放心去吧,家里我会照顾好的。他鼻子一酸,流下了眼泪。
       “如果让我重新选择,我还是会做出同样的决定。因为请战书上鲜红的指印,是我,也是一个医务工作者的庄严承诺”。
      20多天的时间,从组建病房到收治首例确诊患者,易主任带领战友们以常人无法想象的速度和力量,打响了抗击疫情的第一枪。培训“新冠肺炎诊疗指南”、查房、制定方案、实施各种救治、患者心理安抚,在步步相撞的紧张节奏中,不知道是白天还是黑夜,不知道是早饭还是晚餐,没有完整的睡过一觉。只有在看到患者病情一天好似一天,他才意识到原来又是一天过去了。11名确诊患者从易主任他们病区康复出院,这个数字,才能让他每天处于高压状态下的心情得以短时间的轻松。
 
        易主任说,这个团队,有许多都是九零后的独生子女,但在困难和危险面前,从他们身上,看不到娇气,看不到依赖,看不到退让,看不到气馁,脏活累活尤其是危险的活,大家都抢着干。他们都想为战友多承担一点,都想尽己之力去保护战友。在患者面前,他们不仅救治,还承担着生活护理。那一张张疲惫的面容,面对患者时,永远是春风含笑。汗水浸透的防护服,脸上留下的深深勒痕,连续奋战熬红的双眼,丝毫不能阻挡冲进沙场的脚步。调度、消毒、后勤保障的工作人员每天也都恪尽职守、紧锣密鼓地忙碌着,不断接收到社会各界爱心人士捐助的防护用品,在这个战场上,我们看到了中华民族的英勇无畏和爱的凝聚。

       救治新冠肺炎危重患者时,需要进行气管插管,进行此类有创操作,医务人员感染风险很大。易主任与中心医院ICU许明主任商量,如果插管,就他们俩上,其他人员远离,减少团队人员感染暴露风险。当我们问起为什会这样决定时,他说,这个是不容置否的,我俩年龄大些,必须做好团队表率,这样才能稳定军心。


       现在宾馆休整的易主任告诉我们,他的心里并不轻松,因为当前的形势依然严峻,还有很多的战友坚守在疫情一线,在冒着生命危险对抗疫情。每天他都在密切关注着他曾战斗过的地方,虽然无法见面却宛如并肩作战。
    “休整结束后,如果疫情没有完全消退,我还要重返战场。我相信,我们一定能打赢这场保卫战。”他铿锵有力的声音,穿透出了一个白衣战士的坚定。

 
       想家吗?他沉默了很久,眼光看着远方,好像在找寻亲人:好久都没见到他们了。但是,战争,就需要隐忍,需要付出。


 
        易浩宇主任爱人写给他的一封信
        浩宇,当我得知你已平安到达宾馆进行医学观察时,我喜极而泣,长松了一口气,今晚可以睡个踏实觉了。亲,你知道吗,虽然咱们结婚快二十年了,中间因为进修、求学也经历过许多次的分别,可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对你牵肠挂肚,日子从来没有像这二十多天难熬,思念与泪水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泛滥……
        “烽火连三月,家书抵万金”,我现在才深刻领悟到这其中的内涵,每天我都在等待你平安的消息,哪怕只是三言两语,对我来说都是莫大的安慰。我知道在一线你实在太忙了,身穿防护服,连接个电话都是一种奢侈,因此我也不敢轻易给你打电话,生怕影响了你的工作。那天,你电话中告诉我一线的战友们真的是拿命在拼,大家都十分辛苦,但没有人抱怨与退缩,当时我听到你已经沙哑与哽咽的声音,我心疼啊,哭得稀里哗啦的。可同为医务人员的我更深深理解:国难当头,总得有人冲锋陷阵,这是我们的职责与使命,咱们就是保家卫国的战士。
       家里一切都好,勿念。因为茜宝太小,而我每天还在医院里穿梭,为了防止交叉感染,我把她留在咱妈那了。那天,我实在按捺不住无尽的思念,偷偷去看了她。咱们的女儿见到我,紧紧抱着我的腿不让走,一个劲问爸爸啥时候来接她回家。我走了很远,她还从窗户里伸出小脑袋对我挥手:“妈妈,路上有车,你慢点走哈(这是我常对她说的话)”。那一刻,我是哭着离开的。咱们的儿子鹏鹏也比原来懂事很多,这个平时大大咧咧的臭儿子其时情感多着呢,白天虽然是他一人在家,但也比较自律,能独立完成自己的学习任务,而且有时会帮我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。也许灾难正在对我们每个人进行考验,每个人都在用最好的姿态交付一张满意的答卷。我坚信只要大家同心协力,共克时艰,就一定能打赢这场狙击新冠肺炎的硬仗!加油!
 
 

地址:河南省信阳市四一路1号

电话:0376-6251502(总值班)

微信公众号